调御丈夫
2017-05-14
       有一个驯马师来见佛,佛问:“你平常如何训练马?”驯马师回答:“我用三种方法:柔软、刚强、柔软与刚强并用。一开始是柔软,先拍拍牠的头,给牠东西吃,慢慢引导牠。如果牠不听话,我就用刚强,训斥牠,有时候必须鞭打牠,让牠知道应该怎么做。如果用刚强也没有用,就柔软跟刚强同时并进。”佛接着问:“如果三种方法都用了,马还是不听话,怎么办呢?”驯马师讲:“这样的马是无用的马,只能杀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接着驯马师反问佛:“世尊您是调御丈夫,请问您是如何调伏、教导众生呢?”佛讲:“我也是用三种方法教导众生:柔软、刚强、柔软与刚强并用。一开始是柔软,先对他循循善诱,和颜悦色地教导他心法的知见和做人处事的道理,教导他如何正确地思维与用功。如果他不能领受,有所违犯,就要用刚强,也就是喝斥他,用规矩、戒律来让他防非止恶,让他警醒回到正途。如果用刚强也教导不了,就必须有时用软语劝导,有时用因果业报开示警惕,软言善诱与刚强呵责并用。”驯马师问:“如果三种方法都用了,他还是不听话,世尊您会怎么做呢?”    佛回答:“那就只好杀了他。”
       驯马师一听到佛说“杀了他”,很惊讶地说:“出家人不是不杀生吗?为何您说用三种方法都不能调伏的人,只能杀了他呢?”佛回答:“如果我用了三种方法去调伏、教导他,但是他还是不听话,我便不再跟他讲话,不再教导他,也不再训斥他,让他随着自己业力成熟的因缘去吧,这样就是杀了他的意思。”(出自《杂阿含经》卷三十二)
 
妙参和尚的话:
       心能做主,即是主人,心不能做主,即变成奴仆。心中刚强执著的习气如同野马,奔驰跋扈,践踏作物,伤人伤己。能善调身心者,才能入道。
       依佛的慈悲与智慧,为了众生的法身慧命,佛教导众生一定是有很多方便,训诫众生一定是很中肯清楚。告诉他这条路是光明的,他偏偏不走,告诉他那条路是黑暗的,不能走,他偏偏要往死里钻,这类连佛都无法教导的人,表示他学佛的因缘还未成熟,因此佛只能等待此人的业障消退、善根浮现时再来教导。
       师父教导弟子是因势利导,令其先断恶修善,教其“静坐常思己过,闲谈莫论人非”,心收摄,少看、少听、少讲,多照顾自己的心,并且开示心法的道理,使其明白凡事从自己的心去找问题,从心去除习气,落实“心生种种法生,心灭种种法灭”的知见。对于不听开示、不实践心法、不反观自己人格行为缺失的人,师父就用戒、规矩、喝斥,像用鞭子赶不合群的牛,导其归正途,使其知因识果,时刻检视己心,常令清净。
       师父教导弟子有时则是柔软与刚强并用,先喝斥他、规范他,使其放下恶念、恶行,再教导他正确的心法观念,使其明白心生一切法,心清净,外面就清净,一切问题不是来自外面的人事,所有现象的缺失是自己内心的过失造成,人生所碰到的一切事物是自己心不清净所造的业,是自己要承担的因果。还要适时训斥他,告诉他贪嗔痴不对,烦恼不对,争执不对,妄想不对,心不柔软不对。如同水乱流、乱窜会造成泛滥,所以一方面开沟渠,引导水往正确的方向流,一方面将水流偏的方向堵起来。
       如果这样子做,弟子仍然不听不睬,这样的人再教也不会进步。就像故事中的驯马师,教不了的马只能杀了。再去教其他的马。佛的时间有限,师父的时间也有限,这个弟子教不了,就教别人。师父尽师父的责任,弟子也要尽弟子的职责,这样才能相应。

  • 分享给朋友

    0

  • 感想与心得

  • 称呼

  • Email (不公开)

  • 感想与心得